道觀世情|《什麼是鎖》何君華
道觀世情|《什麼是鎖》何君華

什麼是鎖? 鎖是禮法,是大家保護自已財產不可或缺的東西。偏偏這個草原上的房門都是沒有上鎖的。《道聽途說》和大家分享個這個很有深意的故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嘴唇就要裂開的時候,旅行的背包客突然發現有一個牧民的氈房,房門沒有上鎖。

要不是渴得實在難受,背包客絕不會有失禮貌地闖進牧民家。但現在,他只想解渴。推開門,爐子上架著一壺還冒著熱氣的奶茶,背包客把茶壺拎起來,像剛跑了一千里戈壁的老馬一樣一口氣喝光。他往桌上放了二十塊錢,又感到不妥,決定等主人回來。

這一等就是一天。直到天黑,牧民阿拉坦烏拉才帶著羊群慢悠悠地回到家。背包客聽見動靜,起身走出來,抱歉地說:“老大爺,實在對不起,我見你家沒有鎖門,就冒昧闖進來,請你原諒。”

阿拉坦烏拉沒說話,背包客以為他生氣了,有些不知所措。直到將羊群趕進圈,主人才開口道:“什麼是鎖?”

背包客震驚了:竟然還有人不知道鎖為何物。他想解釋明白,卻發現向一個沒見過鎖的人介紹什麼是鎖就像對一個沒見過馬的人說明怎麼套馬,實在太難了。最後他只能勉強說:“鎖是一種工具,把它安在門上別人就進不來,只有用鑰匙才能把它打開。鎖都有對應的鑰匙,一把鑰匙只能打開一把鎖。”

主人馬上搖頭:“那怎麼行,那肯定不行。”

“怎麼不行,那樣別人就進不來了呀。”

“那路過的牧民口渴了怎麼辦?萬一碰到風雪天,上哪裡找馬奶酒暖身子去?累了上哪休息?”

原來,主人房門大開就是為方便像背包客這樣的口渴者進來“偷”水喝的。“我們早晨從東邊出發去放牧,到了晚上從西邊回來,中間要走很遠的路,不餓不渴不疲乏是不可能的,鐵打的漢子也不可能。”阿拉坦烏拉比劃著說。

“為什麼不從同一個方向回來呢?”背包客問。

“成吉思汗說:我們不能一天內兩次踐踏同一片草場。上天賜給我們遼闊的草原,是賜福給我們,不是用來糟踐的。”阿拉坦烏拉生好火,“年輕人,住一晚吧。”“好。謝謝!”

吃晚飯時,背包客還有點不甘心,問道:“你們這裡所有的牧民都不上鎖嗎?就不怕東西被偷?”

“為什麼要偷呢?草原上的人都有手有腳啊。”

“你不怕別人進來把你的東西吃光喝光?”

“我也會吃光別人的呀。我今天跑了趟烏日更草場,就在那裡飽餐了一頓。”阿拉坦烏拉哈哈大笑。


夜裡,躺在暖和的床上,背包客失眠了。第二天離開後,他又走了幾戶牧民家,果然每戶都是家門洞開。

背包客的遊記《草原上的奇跡》,發表在全國發行量最大的旅遊月刊《旅遊者》上。一時間,哈丹巴特爾草原遊客如雲。

再次來到哈丹巴特爾草原已是一年以後,背包客發現家家戶戶都上了鎖。他迫不及待地找到阿拉坦烏拉家,想弄明白這一年裡究竟發生了什麼。阿拉坦烏拉家也上了鎖,一把油綠的梅花掛鎖在陽光下分外刺眼。

“剛開始是朝克圖家的茶壺丟了。很快,哈斯額爾敦家傳了三代的雕花馬鞍也丟了。”中午時分騎馬歸來的阿拉坦烏拉老人無奈地說,“我的皮靴也丟了,馬鐙也丟了。家家戶戶都上了鎖。這不,我只好騎馬走這麼遠的路回家吃飯。”

背包客傻傻地站在那裡,像個永恆的懺悔者。

作者:何君華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道觀世情

牧民從來沒有想過房是要鎖的。因為他身邊的人都是這樣。每個有需要的人就可以使用。德行不是他們討論的問題,這就是道德經說的上德不德,是以有德》。每個牧民都覺得這樣很正常啊! 這些牧民不會太單純了點? 《道之華,而愚之始》這些單純的牧民表現的就是道的本質。

背包客會擔心牧民遇賊,不相信上德是存在的。連忙問牧民是不是每家鎖都不上鎖呢? 也明白的告訴牧民使用鎖的目的是防賊。鎖就是禮法。但每家的牧民都是以德為先,這時並不需要禮法。

當背包客把經歷公開了,顯然吸引了一班沒有道德觀的遊客。當道德失去了,人們不再講求仁義,禮法就會出現。這時鎖就應運而生了。

一年後,當背包客再回草原,他再找不到當初擁有道德的草原了。只能悵然的望著那些上了鎖的氈房。

 

 《道德經 三十八章》

上德不德,是以有德;下德不失德,是以無德。上德無為而無以為;下德為之而有以為。上仁為之而無以為;上義為之而有以為。上禮為之而莫之應,則攘臂而扔之。故失道而後德,失德而後仁,失仁而後義,失義而後禮。夫禮者,忠信之薄,而亂之首。前識者,道之華,而愚之始。是以大丈夫處其厚,不居其薄;處其實,不居其華。故去彼取此。

顏法巔

2df7a5e2-f191-41ab-950d-b6a032a8cda5

顏法巔

茅山金華觀扶壇師
師承茅山真心教林法亮師父。喜歡修行、動物、自然。 從小自問是無神論的現代人, 在電視看到的茅山就是科幻神怪的。 直到機緣巧合入門,才明白真正茅山有著源遠長的歷史、扶正除邪,亦透過修行讓自已逍遙自在。
 「同於道者,道亦樂得之;同於德者,德亦樂得之;同於失者,失亦樂得之」《道德經 第二十三章》